亚洲bet36体育在线
信息搜索
本站专题
风正一帆悬
添加时间:2018-01-18  来源:   

  当经霜的荻花由紫转白,鄱阳湖从丰腴变得消瘦而清浅。“洪水一片,枯水一线”,有些地方,甚至轻易就能透视隆起的湖床。

  水落而滩出,一座湖的来龙与去脉也就格外清晰。上承赣抚信饶修五水,下接长江,鄱阳湖地区气候温暖湿润,自古以来“宜稻,宜麦”,成为赣北膏腴之地。

  宋人喟叹“浪何为而起于青云之底,日何为而碎于泥沙之里”,跳宕奔涌的五大河给鄱阳湖注入了丰沛的水源,也挟裹进一定数量的石砂。在水流冲击和地质运动等多重作用下,石块、石子逐渐细化成砂石,被广泛应用于房屋、道路和工程等建造中,采砂业也由此应运而生。

  2009年,九江市开全国之先河,对鄱阳湖采砂实行统一管理,鄱阳湖采砂现场指挥所担负起了这一使命。

  

  哒哒哒哒,伴随着轻快的马达声,快艇幻化成一尾白色的鱼,在鄱阳湖中劈波斩浪,开出一条飞花溅玉的水路。一水云际飞。回望来时方向,树木慢慢缩成一个个黑点,湖岸渐变为一条抽象的线条。

  相隔久远,岸上的一切就变得抽象,有时只是存在手机里一串想拨却拨不出的号码。感情刚刚酝酿到位,电话就断了。“信号差,朋友谈一个崩一个。”有人灰心地抱怨。

  “不过,小查就要办喜事了。”指挥所所长淦家俊公布了一个好消息。这个消息,也让整个指挥所被一种少有的、喜悦轻松的气氛包围。

  肝内多发胆管结石、左肾钙盐结晶……老淦的体检报告里,不良结论和建议12条。没有纯净水的年月,打一桶湖水,点一点明矾,烧开后涩口不说,还让不少他这样的砂管人患上了结石。

  条件艰苦,早已苦惯了。他们唯独受不了的,是外界的误解和非议。

  滨湖各县自行拍卖砂石开采经营权时,无序的开采,令砂石资源遭到严重破坏。各县虽有监管却力量不足,非法采砂猖獗,对鄱阳湖及长江的防洪、水生态及航运构成极大威胁。谴责声一时沸耳。

  可是,经济建设离不开砂石,航道疏浚、提升蓄洪能力,也得益于采砂业。何况以鄱阳湖的体量,疏浚成本之巨可想而知。如果不疏浚,任由砂石淤积,湖床只会越抬越高,不止航运堪忧,鄱阳湖的蓄洪能力也会被削弱。水利人心里清楚,不能搞禁采一刀切。

  老淦在纸上写下两组意义非常的数字:“像眼下这样的枯水期,从前300500吨的船都走得提心吊胆,结合疏浚采砂后,1000吨级的船只航行都不成问题,庐山市下游水域可以达到3000吨。”

  

  这是老淦到鄱阳湖的第9个年头,再有一年,他就要退休。

  烟笼寒水。南来北往的船只,青青浅浅的草洲,无一例外地被蒙上水雾。看不真切,也就有了异样的朦胧美感。湖泊、河流、草洲、泥滩、岛屿,云雾蒸腾,全然吻合了人们对湿地的想象。

  薄雾如稀释后的牛乳,缓缓流动在湖面。柔软的泥沼上,一串冒险者的脚印,暴露了小野鸭蹒跚觅食的行踪。熹微中的鄱阳湖,仙鹤们正在气定神闲地梳洗。从摇晃的芦苇丛中,游弋出雪莲花一般洁白的天鹅。直到朝阳冲破地平线,霞光万丈,群鸟振翅,逆着气流盘旋在云天之上。在自然的感召下,万物在这里喧腾、勃发,生生不息。

  环顾四周,望着自己发明的经济实用的航标,望着远处停放有序的采砂船、运砂船,打量眼前亲手打造、郁郁葱葱的水上菜园,一些说不出的情愫,在老淦心头翻滚。

  他不舍,长江海事的老韩、韩文忠,水上公安彭毅,渔政的廖文涛,都昌水利的杨晓勇……联合执法后,不再孤军作战,他打心底感谢市里谋划出“江湖联动”“水陆联动”“部门联动”“市县联动”的大动作,这才把他们聚在一起,亲如一家人。

  朔风肆虐,如空气铸就的切割刀,鱼尾纹、抬头纹、法令纹,一刻不停地,镂刻出种种岁月风霜痕迹。三千多个日日夜夜,他守护鄱阳湖,曾目睹她如何被粗暴地采挖,如何被疯狂地掠夺,也见证了她的由乱到治。

  采砂船一拥而上,严重堵塞鄱阳湖和长江的航道;采砂者之间恶性竞争,时有摩擦、矛盾甚至暴力冲突。暗潮汹涌,这水下又暗藏一条条错综复杂的利益链。以实行统一管理为利剑,斩断这些利益链条谈何容易,这要有多大的决心和魄力?!如今,旧秩序崩解,鄱阳湖上天清日晏,建立了以政府为主导的新格局。

  长堤坦坦,回拒拍岸之水。那水化为怒涛,以滚滚之势直奔湖心而去。他们把自己当作手持利剑的战士,采区,就是他们的战场。

  砂价高企时,被打击偷采的砂船的损失,动辄十几万、几十万元,甚至上百万元计。行路难,暗箱操作里雾障重重。多歧路,威逼利诱下险象环生。路漫漫,是深陷利益漩涡或屈服于淫威之下,还是扞卫水域安全,保护国有资源?他们时刻都面临着这样的抉择。

  

  雁阵从指挥所的上空飞过。飞鸿翩跹,老淦望着它们由近及远,直到凝为灰色的星辰。

  入冬后,数以万计的候鸟由北向南,穿越国境线和省界线,顶风搏击,长途奔徙,只为落足这片广袤迷人的湿地。如何实现资源的永续利用,如何永葆一湖清水,成为摆在砂管人面前的新命题。

  “东南风,要下雪喽。”每年超过330天的湖上生活,使他练就捕捉 “青萍之末”的本领。除此之外,他肉眼目测的水面坐标,与GPS复测结果高度接近。他找出200多个砂凸,保障航行安全。他摸清边界位置、砂源分布,为全省水利砂源定位提供重要参考。鄱阳湖上的“活地图”,声名从此传开。

  “看,那就是江豚。”老淦忽然手指左前方。不过十几秒,他又提醒,“那也是。我们经常看到。”我眼前一亮。几个月前,江豚已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。在采区附近能够如此频繁而近距离地见到,完全出乎我的意料。

  乾坤廓然,波色连天。大矶山、小矶山,松风山、松门山,隐隐烟云中远山横亘,仍可见地分吴楚的纵横气势。马鞍山、火焰山则以犄角之势,将老淦在采砂现场指挥调度的情形尽收眼底。

  198198,注意后面的船。”

  68696869,左边的螺旋桨不要动,不要打到60!”“0102,叫安全员下去把前后舱检查一下,有没有漏水?”

  对讲机前,他已足足喊了一个小时,声音开始转哑。

  “聚在一起调度多难,能不能分散开采?”我问。

  他回头:“不行。省里GPS定点,就是为把采砂范围减到最小,出界就会发出报警信息。”

  “现在不同了,到哪采,采多少,都要配合生态保护,有时我们还会主动减量。”砂管局综合部的黄斌解释。砂石形成需要一定的周期,定量开采,正是为了实现开采与产出之间的平衡。

  警戒水位时全面禁采,主动避让江豚保护区、鱼类产卵区、生态红线,“在开发中保护,在保护中开发”,采砂管理也找到了新的平衡点。

  

  树欲静而风不止。在省际市际边界水域,非法采砂行为仍时有冒头。2017年他们开展清江、清湖专项行动和专项整治打击行动,给非法采砂行为一串重拳,极大震慑了长江、鄱阳湖的非法采砂犯罪分子。

  闲时,他们去草滩和岸上捡拾垃圾。对湖上的垃圾,他们反而不愁了。按可回收、不可回收,可降解、不可降解严格分类、打包,采区垃圾都由指挥所统一转运到垃圾站。

  蓼花红,苇絮白。紧邻采区的庐山市落星礅,造化正以油绿的草原做底,织就巨幅的织锦。湖上的风儿远远地卷过来,吞吐着舒畅的气流,如同母亲之手,在草甸上时而轻抚出整齐顺畅的纹路,时而吹出巨大的酒窝或孩童的发旋。

  几天前,那里刚刚通过了水利部河湖管护体制机制创新试点县验收。试点建设其中一项重要任务,就是实施自然生态保护。

  指挥所这边,捡垃圾成为志愿活动,上级还准备着手推动指挥所江豚保护志愿队的成立。志愿活动、污水处理、废油回收、垃圾分类……

  几个月前,九江市在全国再开先河,对采砂进行水生生态和环境影响评价。前往采区的路上,省环科院的专家们却斩钉截铁地商定:这个环评不可能让他们通过!如果不是他们政府要做这个,我来都不会来!

  现场察看,水生态、噪音、固体废物、鱼类影响……几轮论证下来,他们对这群砂管人刮目相看:被你们震撼到了!以前我们对采砂的印象就是一个字——乱。没想到你们管理这么规范,改变了我们的印象。

  采区选址远离湖岸,噪音已然到不了指挥所,更不会打扰居民。采过砂的地方水浑,需要恢复和沉淀,但令人欣慰的是,专家组高度认可了他们以统一管理维护生态。他们相信,在坚持不懈的规范管理下,这类负面影响会变得越来越小,越来越可控。

  

  早晨5点,二楼南面,一扇小窗照例最早亮起,似在黑暗中掷下的火种,迸出温暖和力量——老淦的一天从这一刻开始。

  朝霞打翻在鄱阳湖上,令湖面的线条更加起伏,波纹越发变幻,色彩充满让人词穷的奇幻。少顷,清风吹送远处山腰的几抹微云,阴影处似着浓墨,向阳处如点绛唇,视线出奇的好。

  大黄狗站在甲板上,警惕而好奇地望着我们。“它叫‘平安’”,有人解开缆绳告诉我。见我频频回头,老淦果断地提醒:“要快!不要脚踩两只船。”我赶紧一脚跨过去。做好防护,监管艇才如离弦之箭射了出去。

  接连几个晚例会上,老淦都要强调对安全要抓紧,形成高压态势。安全无小事,他们心里那根弦,始终不曾松懈。岁末年初,这根弦绷得更紧了。

  星月朗朗,照亮他们打击偷采的夜路;风雪漫漫,吹拂他们营救危船的红旗。

  消防、急救、安全,2017年里,各种应急演练和培训举行了多次,游泳考核对所有人都设定了200米的硬性指标。要求五分钟内完成的紧急集合,用老淦的话说,“多数时候五分钟已经能够赶到现场。”

  湖风,如脱缰烈马纵意逐浪。进入2018年,一场9级大风即来造访。不能让六艘快艇与平台相撞,也不能让它们挣脱平台去天涯浪迹。老淦安排两三人一组,按组轮值,随时盯紧。

  “泵机和船都蹦起来,船上的人都颠倒了!”就这样,大家度过了新年的第一个不眠之夜。

  做完所有的例行检查,湖上船只早已没入无边的黑暗之中。不足10平方米的小屋里,一本大部头的长篇报告文学《不辱使命》,正陪伴老淦度过漫漫长夜。折页处,书中人物晏飞面对祖国母亲和生病的亲生母亲,正做着艰难的抉择。

  晏飞的境遇,牵动着老淦的心肠,令他感同身受。作为儿子、丈夫和父亲,他深感有愧。而作为一名转业干部,老淦唯知,军人的天命,就是服从。身体里流淌着的水利人的血液,也在时刻提醒着他,献身,乃是水利人的第一精神。

  浮云收尽,风正一帆悬。生于斯长于斯的鄱阳湖人告诉我,如果将船继续开往腹地,就会途经鄱阳湖里的草原。

  在那里,水草被滋养了数月,又被湖水和月光梳洗了无数遍,变得极深极厚。经秋入冬,当水位一格格地下移,草原一寸寸冒上来,转年开春,定会被那热烈的阳光抱个满怀!

主办:九江市采砂管理局 赣ICP备17015749号-1 网站地图
电话(传真):0792-8502171 投诉监督邮箱:jjscsb@126.com
地址:九江市八里湖新区市民服务中心西附楼A区三楼
赣公网安备 36040202000159号 政府网站标识码:3604000017